Home

 

我跟随师父学习杨式太极至今已有7年。2003年,我参加了师父在国立大学所开办的太极班。我以头两年熟记三十七式套路,以及基本松身法等。可是第三和四年要准备毕业,所以课业繁重,因而缺乏练习,导致功夫无法得到进展。在此同时,我也渐接接触到推手。现在回想起来确实觉得很可笑,以前我所谓的推手简直因该称为胡乱拉扯吧。可是我也因此而了解到自己功夫的低微和练好架子的重要性。
大学毕业过后,我继续到师父Bukit Gombak 的班上课。不久后,师父建议我到Toa Payoh的中级班上课。在那儿,我实在获益不浅,所学到的可说是突飞猛进。在师父的细心讲解之下,我现在已能了解到如何把虚灵顶静,沉肩坠肘,松腰松胯,尾闾中正,气沉丹田等要点配合每一个步法。以前师父印给我们的拳论我实在是看不懂,如今却是了解了许多,而且还越读越有趣。 惭愧的是,了解归了解,要实践可真不容易。自今,就算是松和沉二字,我也只能做得皮毛而已。渐渐在中级班练久以后,我感觉自己对太极拳的认识加深了,但同时也越是感觉迷惑,似乎越练就越错。原因是现在越学越多细节,也因为这样我感觉实是回味无穷-- 似乎简简单单三十七式太极拳根本象是学无止尽的。
除了感谢师父教导我太极拳之外,我也很庆幸得到他的栽培,让我在他的California Fitness班里担任一些帮忙教导其他同学的职务。在教其他同学的当儿,让我不仅能温故知新,并且看到自己拳法上的不足之处,还让我学习到了不少待人处事的道理和如何在众人之下保持镇定、威严等。教拳看似简单可并非如此。要教好学生首先必须有极大耐心,而且要有创意,才能把复杂而难记的招式简单明白地解释给他人。这无疑对我如何在大学里当助教起了很大的影响与帮助。
总而言之,我这七年里所学到的是不能在这三言两语而说完的。我非常感谢师父早期把杨式太极带到国立大学,让我有机会学习到这门武术。

曾剑宏 

2009